● 大中华印艺网 -> 印艺精英

许瀛鉴的印刷生涯

 


许瀛鉴许瀛鉴默默从事印刷教育及发展印刷技术,只知事必躬亲,不求名位的许瀛鉴教授,生于1937年6月13日,台湾新竹人,祖籍福建漳州,兄弟8人,他排行第六,日本统治时期,其父许清池年幼家贫辍学,立志必让儿女接受良好教育,兄弟们均能认真求学并自食其力以减家庭负担。

  1955年,他负笈台北就读台北师范学院(师大前身)工业教育系。1956年为自食其力,以就读工业教育系所学得之印刷技术在信华彩印公司工读。该公司为孔雀牌纸制品制造商,业务繁忙时,他更须在夜间操作海德堡凸印机印制卡片。1958年,信华公司引进全台湾第二部罗兰平印机,因德国总公司的要求,必须有大专以上学历技师跟随学习才肯售机,董事长彭灿商派他与德国机械师凡扎劳(Van一za1ow)学习平印机的安装、保养与操作,历时3个月,并陪同德国技师替台中高工彩印厂安装罗兰巴瓦平印机。五十年代的台湾要引进新型印刷机由此例可知不易,即使有资金未必能引进先进机械,有机械也不一定有技术配合。罗兰公司的要求并不过份,诚不忍见自己制作的精良机械被糟蹋,因而对买家有些附带要求。

  在完成第一、二部罗兰平印机的安装后,由于印刷界的频繁要求技术支援,他在印刷业稍定根基,适时师大工教系印刷工厂苦干美援平印机及照相机罗伯逊(Robson)等运台后无人安装闲置,亦求助于印刷业的支援,岂知印刷业介绍的是自己的学生,喜出望外之余,也就指派他积极筹划实习工厂新旧机械的适当布置,安装全部实习用印刷机械,除促成师大印刷技术教学正常化外,并被聘为技术助理,未毕业即留校负责印刷课程的讲授。在此特例下,本来只是玩票性质的印刷工读,在台湾被认为“黑手”的行业一印刷,也就与他结下良缘,成为终身的事业,就此选择在台北师范大学落根。

  1960年起,许瀛鉴在台湾师大为实习助教,因为认真负责,很快由助教、讲师、副教授而升教授,在处处讲求高学位的台湾公立大学中,诚属不易。1967年并获甄选参加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委托到日本东京出版协会举办的“亚洲地区国家印刷专家技术研习班”受训。为第一届结业生,并获聘为台湾联络员,负责签证本地专家参加该班之资格。

  1976年,许瀛鉴荣升教授后,仍自感学识不足,毅然以高龄赴美在东北密苏里大学主攻印刷技术,获得硕士学位,并连续利用教授休假期间在美国佛州诺瓦大学攻读技职教育博士课程,主修印刷人力训练,在57岁高龄时获得教育博士学位,其学而不辍精神为人们所敬仰,并尊为典范。

  他在印刷行业有许多亲身经历, 1960年以后、台湾的印刷技职教育、行政措施等,无不委托他办理,对其全力以赴的精神无不赞许。1963年,他受聘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台湾办事处担任中华儿童丛书印制品质评鉴委员,并规划厂家承印资格及印刷品品质鉴定工作。后者并聘史梅岑、黄则修与许共3人为评鉴委员。1964年,有感于台湾地区印刷资讯与学术的落后,特自费编印32开本《印刷学报》分送学术界与业界两年作为抛砖引玉。直到国立台湾艺专出版季刊《艺专印刷学志》为止,他并为该志撰写祝词。1966年受聘为台湾省教育厅台湾书店印制顾问,负责九年义务教育教科书彩色精印之筹划:包括教科书本精算之研究及印刷业成机械自动化时程之规划等。无不按照他制定规划实施,以发展台湾印刷工业。

  1967年是台湾印刷界非常活跃的一年,第四届亚洲印刷会议在台湾举办,侯或华先生为筹备会主任,罗致百多位业界名流、学者专家为筹备委员。学者部份有罗福林、史梅岑、林启昌、刘冰及许瀛鉴。并编印有英文版亚洲各国印刷史专辑等。他当时除在师大教授印刷学外,亦奉调教育部国际文教处服务,为筹措大会经费,在教育部争取巨款提供大会支用。

  1968年,台湾开始实施九年国民义务教育,为把握教科书的品质,他建议在行政部门成立印制督导小组,筹划教科质量评鉴及质量追踪研究。特聘史梅岑、黄则修、王建柱、李兴
才等人为评审委员,负责教科书印制质量的鉴定,作为印制教科书厂商筛选的依据,间接促成台湾印刷界的自动化。经3年后,在1970年制成模式由台湾书店自行办理。1972年,他有感于私立学校无法投资大量经费购置印刷机械提供学生实习,为落实印刷技术教育,提高教育质量,因而向教育部建议在公立大学成立“印刷出版学系”,惜因上位者具有“印刷工艺不登学府之堂”的观念,加以私校招生已供过于求,未获首肯。他在灰心之余,除在师大专心印刷学的教授外,辞去一切非印刷行业的行政职务,再回信华公司兼任厂长工作。至1978年,教育部核准台湾师大工教系成立印刷教育分组,印刷科技教育从此正式在公立大学设组招生。他遂辞去了厂长兼职,专心印刷师资的培育工作。1979年,他受聘为台湾区“工职教育改进计划”印刷科规划人,负责设备更新、教师再进修、课程改革、教材编印等工作。由于绩效良好,教育部特拨专款供师大印刷组购置德国海尔电子扫描机及海德堡平印机,成立印刷材料实验室。部分原有的美援机械汰旧换新,为教育机构首次引进高级印刷精密机械之始。

  1989年,他在百忙之余勉强接受礼聘为中国印刷学会秘书长,但仍尽心尽力协助黄毓麟理事长推展业务。维护学会及印刷界形象之角色,协助办理印刷技术检定,编印论文摘要及专著。1990年,他被借调立法院为公报印制顾问,完成每天处理50万字的电脑化排印工厂及80位职工由活版印刷转业为平版印刷技术员工的再训练,获得院长颂发《擘划精良》奖的荣誉。1991年,接受台湾区印刷工业同业公会委托筹划设立《财团法人印刷工业技术研究中心》,6月组团参观中国印刷科学技术研究所、北京印刷学院等作为筹划的蓝本。此为两岸印刷界领导首次在北京交流。1992年7月,研究中心设立于台北县三重市。10月,他被推选为第九届中国印刷学会理事长,并在1993年2月底联合台湾印刷界组团在印度新德里举办的第五届世界印刷人会议,全程参与印刷技术发展的研讨。3月负责迎接北京印刷博物馆筹备处与中国印刷技术协会指派之王志高、魏志刚来台活动事宜,终于促成了两岸首次双向交流的心愿。6月,中心立案完成,他功成身退。

  许瀛鉴自1955年从印刷基础做起,至今40年,为印刷技术的学习,在60年代承蒙陈耿彬的特许在兴台印刷厂实习人像凸版的制版;为印刷机械的装修,在万荣印刷制造厂练习车床操作;为了解活字排版,在精华印刷馆学习检字排版;也为了争取印刷教育与技术能受上级重视,更花很多时间完成上级交代非印刷技术的行政工作建立公关,为师大筹划第二校区,为技职教育建立很多典范,例如技职教育国际会议召开模式、职校评鉴模式、媒体竞赛与研介模式、技职教育简介编辑模式等。至今教育界仍在沿用中,在台湾又是技职教育推展的领导之一。虽然他常常自叹大半时间用于“耕别人的田”,未专心于印刷技术的研究发展。但这也是时势所逼,因而只有每天工作比别人多出一倍,来兼顾二者的经营。

  他治学非常严谨,平时仁慈宽厚,但教学认真,一丝不苟,对敷衍了事的学生绝不轻易让其学业通过,但仍然非常受学生的欢迎与敬佩。他常鼓励学生们:“要推展印刷,只有牺牲自己已学的印刷技术专业的应用,到行政部门掌握先机,回馈印刷学术”。师大虽然每年只招收5名印刷科学生,设组运作亦仅10年有余,但目前具有博士学位居地方领导者、经济领导、劳工领导者则不乏其人。

  他常言,时代进步,印刷技术一日千里,由于大量高科技的应用,印刷技术已由黑手工业的经验导向迈进高科技的学识导向,因而印刷学识的学习,不进则退。此外,更要学生认清“印刷技术是中国的瑰宝,教育的基础,文化的渊源,生活的福祉”。同时亦提醒即将成为印刷科的准教师们,“教学要言而有据,不要道听途说,做印刷知识污染的传播者。并鼓励学生要认真踏实的学习,培养深厚的研究能力,而学术根基本扎实前,秉持述而不著的精神。

  他的著作范围广泛,涵盖教育哲学、技职教育、印刷教育等文章甚多。有关印刷技术方面,有《平版印刷学》《平版间接印刷机作业故障之分析与研究》《教科书印制品质之分析》《台湾地区印刷工厂发水防治问题之研究》《台湾地区张页式平版印刷油墨特性鉴定之研究》等。英文著作中有关印刷课程、人力调查之研究亦不在少数。他的日里万机,务实于放印刷教育的精神,是永存其学生们心中的楷模。

资源来源:摘自中国印刷工业人物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