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中华印艺网 -> 印艺精英

沈金涂与台湾印刷业一齐成长

 


沈金涂与印刷一齐成长1992年秋,沈金涂到武汉东湖拜访白鳍豚水生研究所。为了庆祝中日建交20年,水生所正日夜赶工建新馆,配合新馆落成的还有一本图文并茂有关白鳍豚生态的书册出版。而这本全世界第一本有关白鳍豚的图书,上面只有英、日文而没有中文,对当场在座的每个人心里都有一股说不出的沉重。为什么只有英、日文?因为这本书是由日本人印刷的。

  “我来想想办法”。讲这话的就是台北文化界知名的沈金涂。

  多年来,许多朋友在与沈金涂保持淡如水的君子之交,都知道他是怎样的一个人。

  他民族情感很重,急公好义,为公为私都默默尽心尽力。有关他的创举,就不胜枚举,如:

  台湾印刷区公会出版的印刷年鉴,他赞助编纂印刷;

  海峡两岸文化交流出版物,诸如两岸水墨画家的画册、广东设计年鉴宣传海报、大陆印刷工业初探等之印制,他亦义不容辞;

  协助台湾残障同胞之“伊甸园福利残障基金”开设美工印刷设计班;

  为台湾“社会大学”公益讲座印刷海报书籍,提供助力;

  全力负责印刷公会会讯之编印工作,把会讯推入彩色时代;

  此外:凡与文化及自然生态保育有关的出版,他都尽可能的参与赞助。如:

  许多新锐摄影家的第一部摄影集,大多是由他资助出的;

  他亲自督导参与再生纸彩色印制的工作,不计成本,为《汉声出版社》完成全套大陆民间美术《民俗文化剪贴》系列,为提倡自然保育之再生纸寻找另一 个空间。

  《观鸟》是台湾第一本(也是唯一的一本)由本国人自绘自编的台湾鸟类图鉴入门,全部编制费用由他独自负责;

  为提倡早期台湾现代舞,每逢公演,海报印刷他都会赞助;为台湾印刷界的后辈菁英出版印刷科技方面的专著,他亦尽力赞助。

  沈金涂踏入印刷这个行业时才14岁(1911年),1950年小学毕业,为了求得一技在身,进入英美社印刷厂当学徒。因此注定了他的一生和印刷结下不可分的情结。从传统的手摆印刷机,到如今电脑化的全自动印刷机,他又经历了40多年的艰苦经营。

  在当学徒期间(1851一1967年)他吃了很多苦,也学到很多东西,这是他以后进入独力经营的最大资本。1968年,他以母亲卖屋的5万元作本,买了一部老旧的手摆平印机,开始了自己的印刷事业。不料,这个事业从一起步到半途结束,过程一直充满了荆棘。首先因机器太老旧,工作进行极为不顺,5万元本钱几乎赔光。尔后又与人合伙,但因经营手法不同,又逢呆帐倒帐,不得已只有拆股。屋漏偏逢连夜雨,没想到因无钱缴纳票据罚款,沈金涂接到法院传票被法院下令通缉追缴,只好借款缴款了事。沈金涂只好又再到台北县三重市一家印刷厂,替人打工,不眠不休,每天工作16小时,终于还清了所有的债务。


  1972年,受到许多出版界及艺术界朋友的鼓励,他决定再度创业,正式成立了“沈氏艺术”印刷公司。他以10万元买下1部二手国产单色机,开始在万华地区作起生意。初期以印刷艺术品为主,故取名“沈氏艺术”因为没钱买裁纸机,他只好和两名工人利用每夜加班后的时间亲自背着纸到临近裁纸厂裁纸,纸裁好了,再背回来印。以后印刷厂的业务日渐稳定了,终于可以添购瑞典的Solna小型自动平印机。他正想喘一口气时,没想到一场火灾,不但让印刷厂损失数十万元,而且伤及厂内员工,负债累累,身心俱疲。加上又逢台湾出版业的萧条期,大大小小许多出版社相继倒闭,因之印刷费也统统变成呆账,根本无法收回。

  一向坚强不畏难的沈金涂,这一次却几乎有些心灰意冷了。出身学徒,并没念过多少书只靠脚踏实地一步步努力走的沈金涂,从14岁出道到现在,日子全在挫败、击倒、爬起、再挫败、再击倒、再爬起的轮回中反反复复,受到现实社会无情的鞭打,他坚毅地承受,勇往直前,开拓光明大道。

  沈金涂的挫败与奋斗、其实相当典型。在台湾经济起飞的历程中,有无数个沈金涂跌倒了又爬起。最后,他们终于都成了“台湾经验”中最可贵的资产——台湾的中小企业。

  这些中小企业,大多白手起家,多拥有愈挫愈勇的性格。沈金涂的遭遇虽比他人更困难些,但他拥有愈挫愈勇的性格也更强些。这种不气馁、不认命的强韧力,使他们在困顿挫败中随时等待机会,伺机再起。

  台湾40年的经济发展,将落后的农业经济转变为进步的工业经济。台湾的印刷工业与台湾整体经济发展自然有密不可分的关系。早期台湾印刷厂均系小格局作业经营,由于印刷市场供不应求,以致许多技术人员纷纷走上自行创业一途,以本身技术条件,加上最起码的设备投资,成为市场上最有效率和最具竞争力的事业分工者。

  60年代初期,台湾印刷业由凸版印刷转入平版印刷,当时的经济由于开拓外销成功,使得罐头标签及包装纸盒需求大增,也由于经济成长,文化出版业蓬勃发展,文化印刷也大幅成长。

  到了70年代,台湾外销更创佳绩,随着经济之发展与社会的进步,印刷市场也由单色进入多色需求。

  1981年6月,台湾第一份经济月刊《天下》杂志创刊。苦撑多年的沈金涂接下了《天下》印刷业务。《天下》由:万份发行量,到今每月印行8~9万份,从80页增加到100~200页,从全黑白到彩色印刷,沈金涂常告诉朋友们“这10年来,沈氏是跟着天下一起成长”。

  随后沈氏又接印《财讯》,这是在台湾另一本极为畅销的财经杂志,发行人是邱永汉,《天下》及《财讯》是目前高居台湾杂志发行量最广的杂志。

  1984年沈氏又接印《大自然》这一环境保护刊物。因经济成长过速,导致台湾自然资源横遭破坏,有心人有鉴于此,创办《大自然》以唤起民众对自然环境的爱护。因此刊物有划时代高水准的设计及摄影,沈氏精湛细腻的印刷成果因此备受各界的肯定。

  翻开沈氏艺术印刷多年的业绩,可发现其中高达1/3的比例是在承印文化杂志,其中包括台湾极著名的杂志:《人间》、《远见》、《张老师》、《巧连智》、《牛顿》、《艺术家》、《雄狮美术》、《家庭与妇女》、《讲义》、《风尚》……等等,以及各种丛书的彩色封面及内文。

  由此可以印证台湾若没有经济起飞,没有满坑满谷充斥着奋斗意志的中小企业,就不可能有《天下》杂志生存的空间。没有《天下》和其他杂志之蓬勃发展,也没有沈氏艺术印刷的今天。


  “沈氏艺术”今已名列台湾百家“发展最快速企业”,成为印刷业成功的典范。这种惊人的成长速度是如何达成的?

  我们可以用四期来划分沈氏艺术的成长阶段:

  1974~1981加工印刷厂期
  1982~1986开放股权经营期
  1987~1991突破经营管理期
  1991~未来整合印刷上下游

  1981年沈金涂承印《天下》后,为了配合《天下》彩色印刷的需求,增加设备、添购电脑四色机,并在同年开放员工入股,创下台湾印刷业由“家族企业”转型为“股份有限公司”的先例。

  沈氏艺术改变公司营运政策,开放员工认股,这是惊人之举。他曾被同业讥讽、嘲笑为无识。面对无数亲友善意的警告,沈金涂仍然不改初衷,毅然决然地将白手起家、历尽千辛万苦才撑起一片天的公司,以集资认股和充分授权的方式,开放给员工和志同道合者一齐经营。他说:“人是公司最宝贵的资产”,“要象对待自己儿子一样对待别人的儿子”,就是这两个简单平凡却又深具哲理的理念让他勇往直前。他特别注重企业用人,“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这八个字即是他一生坚守的原则。在员工心目中,他是个少有的老板,否则他也不会把自己的股份降到只剩下百分之十几,其余全分给了员工及朋友。

  很多人好奇沈金涂的“人性化管理”,常问什么是他的经营理念,“诚”、“信”、和“制度化”三者缺一不可,沈金涂常这样回答。他说:“无诚无信,无法与员工与客户建立长久可靠的关系,印刷本就是一门艺术,艺术当然会牵扯到人,人可控制的因素和不可控制的因素都很大,只有诚心和信任才能避免可能发生的状况”。多年来与他打交道的杂志编辑,一定能体验到“老沈”一丝不苟、勇于认错的精神,基于他诚信的态度,一提到沈金涂大都竖起大姆指,成为别人再拉也拉不走、从一而终的宾主关系。

  他说:“制度化则因分层负责,减少许多人治的陋习,升迁管道畅通,则员工向心力增强,更能留住人才”,他尤其重视人才延揽及专业培育训练及员工福利改善。求才若渴的他率先建立与文化大学及大安高工两校之建教合作,建教期间实习的学生,其福利和员工完全一致,可见一斑。

  “人和”是他成功的最大因素。“宽厚仁慈,奖多于罚”是公司老员工对他的一致评语。他这分宽阔的胸襟,,成为印刷界转型成功的最佳范例。

  除去软体,在硬体方面他亦有几项值得骄做的革新措施,“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有鉴于此,遂于:1982年首次引进全台湾第一部海德堡电脑操作的四色机;1984年再购置第二部海德堡四色机,同时将全厂之机器陆续更新为海德堡各式印刷设备;1987年规划建立全台湾第一座恒温、恒湿、自动换气的现代化厂房。

  这几项改革,令人耳目一新。位于中和的沈氏厂房,经过如此改头换面,已有“人性化厂房”的美誉,成为印刷科系教师和学生争相参观的对象,来访者每每一踏入沈氏厂,第一印象一定是:“真没想到印刷厂如此明亮洁净整齐!”沈氏可说是第一个摆脱传统印刷厂脏、旧、小、乱的,拥有崭新设备的印刷厂,的确令人刮目相看。

  沈金涂对经营一直有很深的危机意识感。过去有,现在有,对未来更有。以台湾印刷界目前的现况来说,人力严重不足,老师傅与下一代青黄不接,印刷成本偏高,装订厂的设备水准参差不齐,制程分散,品质难于控制,加上竞争压力,都是潜在可能一触即发的经营危机。因而建立一贯化之标准厂房,改善经营环境,提升印刷品质管理能力,达到世界先进水平是不可少的。

  另外,印刷外销近年来他一直念兹在兹,如何打开台湾印刷的外销,拓展世界市场,可能才是台湾印刷业的一条生存之路。

  有鉴于此,他又跨出了一大步,沈氏艺术终于在1992年完成了与台湾永丰涂造纸股份有限公司的合作计划,合资兴建台湾首家以出口为导向的一贯作业印刷厂。这个结合上、中、下游的印刷专业厂,设立在台北县土城,占地千余坪,新厂美仑美矣,沈氏投资10亿新台市。

  这个庞大的合资计划,未来分工系统的蓝图是,初期以桌上出版电脑绘图组页、分色、制版、装订、加工以及纸张、油墨、材料供应为主;后期整合则包括平面设计公司、杂志社、外贸拓展公司、印刷研究发展等,这将是台湾最先进的印刷厂。

  沈金涂1937生于台湾台北,在日本占据时期,看尽了台湾在日本统治下的种种不平等待遇,深切体认到,中国人必需团结,坦诚合作,建立群策群力的世界观,才能加强在国际上的竞争力。

  沈金涂就是这样的一位时代人物。

资源来源:摘自中国印刷工业人物志